◎程樹榛(作家、《帛琉人民文學》原主編)
  韓作榮小傳
  著名詩人、散文家、中買屋國詩歌學會會長。
  1968年參加工作,歷任工人、解放軍工程兵戰士、排長、師政治部幹事,《詩刊》編輯,《人民文學》編輯、副網站優化主任、主編、編審。中國作協第六屆和第七屆全委會委員。享受政府特殊津貼。1972年開始發表作品。1983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。著有《萬山軍號鳴》、《六角的雪花》、《北方抒情詩》等十餘部詩集以及詩論集、隨筆集多部。詩集《韓作榮自選詩》獲首屆魯迅文學獎。
  韓作榮因病於11系統家具月15日凌晨在京去世,享年66歲。
  乍一聽到韓作榮同志去世的消息,我一下子驚獃了。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因為在前一天,我在住宅門口還看到他,只見他紅光滿面,充滿精氣神兒,說話時底氣很足,笑聲朗朗。他告訴我剛剛從外地開會回來,頗有收穫;近日還要到國外訪問,去南美幾個國家看看。我勸告他不要太勞累了,要註意勞逸結合;他笑著對我說:沒事兒!誰知剛過去一天,他竟溘然長逝了。我當時幾乎像夢幻一般,半晌說不出話來。悲痛間,想起和他共事的15年時光,想起那些同甘共苦的歲月,想起和他深厚的友情,想起他可親的音容笑貌,我借貸不禁悲從中來,潸然淚下。
  記得我和他初次見面還是在上個世紀90年代初期。當時我剛剛從黑龍江省奉調來京主持《人民文學》工作。在與編輯部同志們的見面會上,我得知這位“老鄉”韓作榮是二編室主任,來自黑龍江省海倫縣,心中陡生一種親切感。我是匹馬單槍從邊疆來到京城的,內心感到非常不踏實。就在一天晚上,韓作榮來到我的臨時駐地看望我,使我意外地高興。他向我大致介紹了刊物的現狀和作者隊伍的情況,並希望我大膽工作,他表示將全力支持我,把刊物辦好。他的這番熱心話語,使我心裡感到熱辣辣的。
  以後的事實證明:作榮是言行一致的。他不但處處支持我的工作,而且不斷地建言獻策,特別是儘力影響周圍的同志和他一樣從大局出發,排除干擾、關心和支持編輯部的正常運作,使整個雜誌社由當時某種特殊原因產生的些許浮亂情況,得以剋服,很快地走入正軌。
  作榮為人至誠,他尊老愛幼,禮賢下士,工作責任感強,很受廣大作家的信賴。正是由於他廣結善緣,以誠待人,所以能夠經常組織到精品佳作,特別是一些有實力的青年作家,都願做他的摯友;他們總是應作榮之約,及時貢獻出新作,充實刊物的版面,從而保持《人民文學》一貫的高水平、高質量,受到全國讀者的好評。
  作榮不僅努力做好分內的工作,而且樂於承擔“額外”的負擔。他經常受到編輯部委托,到國家的一些改革開放的典型或特殊地區,親自撰寫報告文學。比如,去鞍鋼和武鋼,反映這些大型企業改革的成效和麵臨的艱難;去湖南長沙,描繪這個省會城市迅速發展的新貌;親臨大興安嶺火災現場,撰寫人民搶險救災的壯舉;到有爭議的地區和單位(如馬家軍的駐地),客觀而真實地報道有爭議的人和事——每次,他都不辱使命,不負眾望,圓滿地完成編輯部交給他的任務。他撰寫的那些作品,都為所在地區的領導和群眾所接受並給以熱誠的贊揚,他被授予各種榮譽稱號;同時,也擴大了刊物的影響。有同志贊之曰:這是一舉多得。
  在社會變革經濟轉型的“陣痛”到來的新時期,刊物的生存和發展也面臨新的問題。作榮銳敏的政治嗅覺,及時感受到並率先向雜誌社建議,要儘快採取有效措施、有所作為,避免出現某種被動局面。經過商討,社裡及時接受並採納他的建議,衝破重重阻力創建了《人民文學》理事會,開展了多種多樣的社會經濟活動,使刊物得以有效地渡過可能出現的難關,在刊物如林、文壇良莠不齊的情況下,《人民文學》一如既往保持著傳統的高品位,獲得讀者的認同和贊佩。
  作榮工作中一個最大的特點是,敢於接受重擔並勇於承擔責任。曾經發生過這樣一件事,至今令我難以忘懷。有一次我因公外出一段時間,那一期的刊物我委托作榮全權處理,他毫不猶豫地應承下來。但是,當我外出歸來後不久,一位領導找我和作榮一同談話。原來這期刊物登載的一篇作品,在社會上引起爭議,個別人甚至到這位領導家中進行上綱上線的批評。領導見到我們後,直接說明原委,並對我們倆——特別是我,進行嚴肅批評。在此比較難堪的情況下,作榮不容分說直接向那位領導表示:這篇稿子是我簽發的,整個這期刊物都是我負責終審的,如果有錯誤,應該由我全面負責,樹榛同志因公外出,沒有他的責任!我連忙說,我是主編,自應承擔責任!領導看到我們倆的態度,突然轉怒為喜,笑著說:難得你們倆有這個態度,此事就此作罷,以後註意就是。事後我對他說:你不應該這樣大包大攬,搶著負責任。可是他卻說:沒有這點實事求是的精神,如何做人!
  至於這種敢做敢當的事例,還有很多,據此足可見他的為人了。
  最令我感動的是,在我處境不佳的時候他對我的態度。有一段時間我遭到冷遇,個別人對我當然也就“冷處理”。可是,作榮的態度卻恰恰相反。作為刊物的副主編繼之為常務副主編,他對我格外尊重,處處維護我的主編職責,凡遇重要事情總是事先向我通報,而後按程序實行,絲毫沒有輕慢越位之舉,從而維護了《人民文學》已經形成的較好的局面,成為比較先進的單位,始終保持崢嶸獨秀的“文學國刊”的品位。
  需要特別說明的是,作榮在工作上表現很出色,屢受嘉獎,在詩歌創作上,作為國內有代表性的詩人,更有突出的業績。正如有的詩評家所評論的那樣:“他以敏感的詩人之心打通觸及真相的途徑,以凝練和從容不迫的抒寫,呈現大氣、開闊、深刻的創作風貌,以勤懇真誠的藝術勞動拓展詩歌和靈魂的疆域”,受到文學界廣泛的贊許。他的作品,獲得了許多有權威的獎項,並翻譯成多種外語,流傳到國外。而他的詩論更是獨樹一幟,他融詩人的感性與文論家的理性於一體,集實踐經驗與美學探究之大成,著書立說,被許多成熟的詩人和年輕的新秀們喜愛並賞識。他剛剛完稿的30萬字的《李白傳》,表達了相隔千古的兩代詩人詩心相通的情懷。不幸又萬幸的是,這部傳記文學成為作榮的絕筆!
  作榮匆匆地走了,中國失去了一位傑出的詩人,我失去貼心貼己的朋友。我內心的悲痛,難以自已。而今含著熱淚,撰此小文,表達我深沉的悲哀,並祝願作榮在詩的天國里,成為一顆永遠閃亮的詩星。
  2013年11月17日於北京潘家園陋室
  ◇韓作榮代表作選登◇
  自畫像
  我是粗糙的,我的瞳仁已經生鏽
  讓世界變得斑駁,淚水
  都帶有生鐵的腥味
  粗糲的目光,看你一眼
  都會在肌膚上留下血痕
  一張鐵青的臉、冰冷的臉
  羈留著歲月的轍印
  和永遠洗不去的風霜
  我是骯髒的,指甲一樣堅硬的思想
  藏污納垢
  即使剪去它們
  又會偷偷長出來  (原標題:詩人之心拓展靈魂疆域)
創作者介紹

打掃公司

rt67rtxnv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